欢迎访问沙湾新闻网!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
新闻热线: 0833-3440026
您现在的位置: 沙湾新闻网 >> 信息总汇>> 沙湾文学>>正文内容

花送秋凉

作者:宋尚明     来源:本站原创     发布时间:2019年10月12日    点击数:

凉爽的风拂来的时候,秋天也像一位匆匆的过客,一脚踏进身边这个陌生的环境,望着眼前的变化,满眸的惊奇。对我来说,季节永远都是陌生的,陌生地看它花开花谢,从不重复。秋天和春天不同,总是让人感到时光匆匆,季节的书页翻过,一声低吟的“立秋”, 天气立刻不再蛮横,昨天还是火热的天气,翌日晨间,就已金风送爽,那末伏的老虎,只是偶然作伥。秋天,仿佛季节深处躬耕着的老农,甩了一下手中的鞭子,脆生生的鞭梢挥手炸开,气温就立马降了下来,丝丝缕缕的风在身边流动,雨也顺势洗礼曾经炎热的大地,那一刻,凉意来袭。

凉意来了,秋天就会越来越深。秋天,应该是绿肥红瘦。

这个春天和夏日,我赏遍了河塘里的荷花。在小城,每一个拥有荷香的地方,都留下过人们的身影。而荷塘的荷花,是从一枚枚卷曲的小芽,舒展成阔大的绿叶,由一枚枚弩箭般的花苞,再开放于河塘的四野。它成全了高高的芦苇,成全了低矮的水草,成全了嬉戏水间的野鸭、白鹭,成全了各种各样的水鸟,在这里栖息,在这里做巢,让挟着青绿的叶片做它们的婚房,做生命里的坚实保障。我理想中的荷塘,永远是百鸟飞禽的栖息地,百草的繁衍地,无论风中、雨中,它们在这里繁衍共生。这些野生的水鸟们,也把水中的植物当作了姐妹,当作了亲朋好友。

而此刻,秋伊始,它们却已叶满花稀,满池皆是高高低低的莲蓬,举起来,张扬着饱满而突起的籽粒。而荷花,则于无人窥视的时候,零落成一瓣瓣落红,在水面上浮着,像小船一样,载着安宁的过往。与挺起的叶和高举的莲蓬一起,衬出一种秋天的凝重,秋天的壮美。那长满绿萍的塘边,一条小船悠悠驶进,河面上行走,划出一道绸缎般柔软的水痕。它以一双木桨的节奏,拍打着船舷,驶向河心。那水痕由窄变宽,逐渐抚平,弥散,像极了一首采莲曲,像极浪花与桨声的余音。而默默无声,曾经是荷与叶的大美。

红残叶枯的时候,古城湿地附近的大街小巷,皆响起了抑扬顿挫的声音,那些生活在水边的人们,用一辆平板车拉着莲蓬,走街串巷地叫卖。我总不忍去掰那些青涩的莲蓬,不相信它们的年华就这样离去。时光匆匆,折卸了美如仙子的荷的翅膀,还给它一个籽、藕饱满的舞台,让她的生命了另一种延续。

夏天,我还种过两墩秋天里常见的大丽菊,那是字典可以查到的一种花。我是在许多年前才知道这个名字的,好像在刚刚时兴的彩色明信片上。那时候的名信片是可以用来收藏的,它是逢年过节带来的欢喜,生活在都市里的年轻人才有的专利。大丽菊就种在我家的院子门外,几枚形同红薯的根块,生长出与红薯截然不同的叶茎,我看到了现实中的它与当年明信片上的不同。它是那么省心,不用怎么管理,却也绿叶青葱。盛夏天气炎热,它的油亮的叶子看上去仍然生机勃勃,充满了泥土供输的水分,表现出旺盛的生命力。晚上把门一闭,它就属于门外来往的路人。

与水中的荷花不同,大丽菊生长在盛夏,却开放在初秋,结束在深秋。大丽菊的枝叶茂密,繁复。浓浓的绿色仿佛能照见所有的光阴。夏未秋初,它们就次第着开了。它的花色有白、紫、黄、红、粉之分,但每一种,都好像不能那么纯净。白的花瓣深处隐约出鹅黄,红的花瓣深处隐约出浅紫,黄的花瓣之中又隐约着桔色。大丽菊的花头多为重瓣,花形结构对称,因而它的花形就显得过于呆板,有点像我们手扎的纸花,只要她不与其它花儿争艳,仍然以婀娜多姿的形态呈现在我们的眼中。

幼年家住农村,乡下的四合小院里,边角种了些丝瓜,每当秋天,丝瓜的青丝就在院中游走,所有带枝干的植物上,都紧密地缠绕着它的藤蔓,宽厚的石墙上更是爬满了它那浓密的身影,将整个小院笼罩在清凉无比的绿意之中。八月,是丝瓜花开得最多最密的时候,这时秋风送爽,丝瓜花摇动着浅如铜铃的花朵,青青的丝瓜低悬在藤蔓,走近看,长长的丝瓜上面筋脉分明,花瓣中,几乎每朵花蕊都有一两只蜜蜂,嘤嘤嗡嗡,一团小小的花粉粘在后腿之间,煞是可爱,神奇,让人看了不禁莞尔。

而现在,已至清秋,站在窗前向远看,前面就有一簇丝瓜藤花在远方缠绕着,它的茂密,让你看不出青藤的下面还有一面编织严谨的石墙或竹篱笆。它们像一群顽劣的孩童,横穿竖斜,枝叶沉重地将要将它拖倒在地面了。不知那花叶的深处,有无蜂儿的嘤嗡,是否也有蜂儿提着小小的花篮,把花粉密集地粘于上面?有时候看着那些花儿,鼻端仿佛就有一股芳香,唇边也渐渐拢起一股甜蜜的滋味,那是想象中现出的蜂蜜的味道。

在离小城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桂花园,园主姓刘,喜好种植桂花,于是天南地北的桂花不同品种便在这里安了家,逐渐繁衍至万余株。桂花盛开的时节,人站在离花园很远的地方,依然能闻到芳香馥郁。那香气拽脚,令人不能转身离去。园中有一桂花王,人称“齐鲁第一桂”,一边开放,一边狭道离枝,满地的落花,将地面铺成金黄。桂花园里有一面短墙,人站在一个特定的地方,将手圈成喇叭状轻轻一喊,那墙的另一个方向就会出现刚才的喊声。声音袅袅不绝,竟有余音绕梁的效果,甚是有趣。人们去桂花园,不仅赏桂,还要去喊上一喊,乐上一乐,衣袂挟一缕清风,纤手握一把花瓣,却如蟾宫折桂,乘兴而归。

花,都开得很好。有些花,都一直开到深秋。

一边开花,一边结果,宛若为秋天送行。

看《甄嬛传》,感觉华妃娘娘的衣着很是与众不同,整个后宫中,只有她敢于穿得珠艳衣红,那大朵的衣饰,若彩霞一般。她是剧中唯一一个不怕皇帝的女人,也是一个在众多极力讨巧的妃嫔当中,唯一一个敢于用繁蕊碎金的衣饰展现自己的女人。她的奢华不为自己,而是为了所爱之人,展露的不仅是华丽,还有爱,渴望,以及幸福。无论是金凤绕莲还是紫衣贵气,它们的出现总有自己的意图。只是明珠暗投,所爱之人难有专一的时候。卢梭说,“人生而自由,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。”做人如做衣,无论好的人生还是好的心情,都需要有个花团锦簇。

卡尔.克思也说过,“人生而孤独,却不甘寂寂寞,世界万物都是相互依赖的。”做人也要如同花开,有一簇又一簇的枝叶,有一个又一个的伙伴,有心灵的相依,才能不孤单不失落,安然走完一生。珍惜生命中的每一次机会,才不使“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”。无论是自然界,还是人类本身,人生都需要一份温暖的陪伴,多一种陪伴,就多一份理解,多一份生命的意义。要想让自己不喜不悲,不清不念,那就如这送凉的秋花吧,若水荏苒,送尽人间的温暖,送尽生命的秋天,它们给秋,增添的是诗意,也为自己带来花香,带来硕果,尽管凋谢,也凋谢的自然而然。它们的奢华不为自己,而是为了所爱之人,所喜之事,那么面对秋天,面对潇瑟,当也无所畏惧。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